中央财经大学电子版 - 第457期(2020年6月24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端午味道

夏夜的晚风捎来窗外的蝉鸣,夹杂着若隐若现的孩童的嬉笑。我倚在阳台上,轻敲手机屏幕,订好了返程的车票,出发的时间是6月24日,端午前一天,目的地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兰坪。

上一次回兰坪是什么时候呢?我从浩渺的回忆之海中拾起被遗落在海底的记忆碎片——大约是八年前,也是一个端午节。那时我学业还不甚繁重,父亲母亲的工作也没有如今繁忙,假日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开着自家车,兴致冲冲地带我往兰坪老家跑。我的外婆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喜欢在饮食上下功夫,因此端午家里吃的粽子,往往都是她自己做的。太多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波纹一圈圈荡远,具体的细节早已忘了大半,但外婆手把手教我捏粽子的场景仍在回忆里鲜活着,历历在目。

桌上放着的竹篮里铺着烫软洗净的箬叶,叶面宽大,苍翠欲滴,叶尖挂着的水珠映出我好奇的面庞,又微微颤动着滴落在桌面上。旁边放着三个大碗,一碗盛着用几滴橄榄油拌过的白糯香软的糯米,一碗装了云南特色玫瑰味的豆沙,还有一碗则是切开去核的红枣。外婆乐呵呵地看着我们几个小辈站在一旁好奇的样子,抬手招呼我们一起包。

外婆先拿起两片箬叶一头一尾地交叠在一起,抓起一把糯米置于其上,接着用手指在糯米中间按压着一划,成团的糯米便凹下去一个沟壑,然后取两勺豆沙,或是几片红枣放入其中,填米盖住。接下来便是最为复杂的步骤,只见外婆十指翻飞,灵巧地将右边外端的叶子先向里折叠一个弧度,又就着弧度向后折角,将莹白的糯米团盖住了一半,左侧的箬叶用相同的手法折好,再取上一根红色的棉线从一端一圈圈绑住,一个成形的粽子便跃然于手心了。

我惊讶地看着那个小小的绿粽,迫不及待地想要自己试试,可真正上手的时候,又手忙脚乱。一会儿不小心将糯米洒落,一会儿不小心加多了馅料,又一会儿缠叶子的步骤出了差错,本该小巧玲珑的粽子被我给折腾成了个“大块头”。每当这时,外婆总是在旁温和地指导我,见我实在力不从心时,便用她那粗糙的、布满茧子和皱纹,却温暖而宽厚的手心,覆住我的手背,一点一点地亲自带着我做。或许是煮叶时不经意间沾染上了气味,外婆的手掌有淡淡的箬叶香,那是一种清新中又夹杂着几缕甘苦的香,是外婆的味道,也是我心里端午的味道。

后来,外婆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后,身子一直不太好,已经很多年没有自己亲自采办食材、包粽子了。可前几天舅舅悄悄告诉我,外婆听说我今年要回来过端午后,捎着篮子跑去买了粽叶,又亲自挑了食材,想再让我尝尝家里的“端午味道”。我看到这消息时,心下涌过一阵酸胀的暖流,浸润了因俗世纷扰而疲惫的灵魂。

窗外人声渐消,晚风和蝉鸣却依旧,月光洒落在阳台上,也温柔地笼罩着坐在阳台上的我。我轻轻阖眼,困意渐浓,我想,我今夜也许会做一个梦,关于几天后的返程,关于外婆手上的箬叶香,关于我心里的端午味道。

(文/社会与心理学院2019级社会学 刘泳杉)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粽香情
· 千秋明月吹角寒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端午味道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