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财经大学电子版 - 第457期(2020年6月24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千秋明月吹角寒

他今年很晚才结束漫游,回到故土。刚踏上这土地,乍到的雨季就开始挥舞着浓云的纨纱,从地平线那儿走来。日月的推移,岸边的啼啸,都让本就沉默的他更加无言。在这里,夜幕衔来的孤月总是与冷风相伴。

他披着暗淡的夕辉,想赶上白日最后的渡口。但黑夜在后方追得更紧了。

“太阳啊,哪个国度现在迎来了你的黎明?”他笑着摇了摇头。太阳在另一头还揽了夜活……对……他终于来到了岸边,他的母亲曾提起过,在这河边,他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名字,而河水就带着他的名字注入大海。

“曾经第一个听到我名字的那滴水,现在又在哪片海中飘荡呢?”

他躺在了岸边的长椅上,裹紧了衣服。黑夜还是追上了他,粗暴地把他拥入了怀中。“没关系,太阳总会回家的”,他告诉自己。毕竟那本书中不是说过: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创造天空。

但这幼稚的想法随即被他抛给了夜色。太阳是会回家,但谁说这里就是它的家呢?

过了十二点了吗?过了的话就是端午了。记得小时候,这个日子是可以赶海的。他想起来少年时代的自己,那年的端午他一夜未眠,就为了从滚滚而来的浪潮中淘些宝贝,淘些虾蟹,然后回去向父亲炫耀。但是只收获了一袋海底垃圾。于是他赶着早市,花了近三个月的零用钱,买了些鱼蟹回去。父亲本是信以为真,以为后继有人的,如果不是他在随后几天说漏了嘴。

太冷了,他实在躺不住了。于是便起身,开始在岸上踱步。今年不知为何,格外的阴冷,往年的端午前后,正是家乡雨季的末潮,再熬上几天,就能去戏水了,但是今年看来是暖不起来了。他的内心开始乱了起来,记忆中各种人和事都挤在心口的门前,想闯进去,在黑夜的遮盖下搅扰他。但他不会给它们机会,心里的门还是关得很紧,可是谁能在这样的日子不想起童年,不想起家人呢?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在他内心里的是火树银花,是婆娑的曲径,是一支支迎宾曲,是风吹即散的凝尘。

但他不敢让这尘世接触到它们——因为呈现在他眼前只有祖先留下的债务,只有疏星留着黑色的泪,只有泥灰剥落的砖墙。风吹来,只有落拓的流浪汉去回应它的哀嚎。

这时,他耳边响起了轻柔的声音:“你哭了吗?”“对不起,我找不到归路了。我想起了汩罗江中的屈原,我想起了故乡,我想起了从前的人,但是故乡是个永远回不去的地方,年年月相似,岁岁人不同。”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路。你不想再尝尝街口的肉粽吗?”“感觉不同了。在我脑海中的是风筝,是河堤,是泥沙伴着矮房,但放眼望去,却只看得见无数雷同的高楼,我甚至都不知道海在哪个方向了。”

他不知该怎么说,他想说他感觉自己像是个闯入者,闯入到这个时代,闯入到人群中,但却不知自己是从哪来的,甚至不知自己本记得什么,又混沌中忘记了什么。

“你看,河水停滞了”那个声音再次传来,“你不是来做选择的,选择早已被做出,你只是来理解这些选择的,所以何不享受这团聚的时光呢?”

或许吧,或许是他想要的太多了,他想要每个回旋的黑暗,想要每个刺目的光辉、每个荒唐行径、每次血脉偾张。

但他能握住的,只有此刻。时光不缓不急,但也不曾停留在谁的身旁。他又躺下了,只是这回,以地为床。他只希望再睁开眼时,那出走一夜的太阳能回到他身边,毕竟这日月还是如以往的端午一样,包括街上弥漫出的淡淡的粽叶和糯米的香气,还有那街边的大蒸锅。

日出前,周围万物皆沉寂。但这个温柔的节日,会将此沉寂无限柔和地握在手里,包括那回不去的故乡与思念中的至亲。

(文/金融学院2019级金融 马映玮)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粽香情
· 千秋明月吹角寒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端午味道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