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财经大学电子版 - 第442期(2020年1月6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我依然想起舞

2020年到了,我还坐在艺术殿堂的门外,觊觎着里面的一点光亮,但是我不觉得卑微,也不会再哭。

这是个普通人的故事,没有任何波澜和反转。《毛诗序》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狂喜、愤怒、畏惧、爱恋、悲伤……人类所有的情绪最初都是用肢体来表达的。所以我腆着脸说,你——舞蹈是最初也是最后的艺术。我从很小的年岁就开始锲而不舍地朝你奔去了。那时我只是个会手舞足蹈的小哑巴,还不懂什么是热爱,梦想还是一个新鲜的、毫不俗套的字眼,“天赋”还默默地印在新华字典里的某一页,却已经成了无药可救的理想主义者。

算下来正儿八经和你纠缠的时间蛮久。八年?十年?记不太清了。但每周拿着舞鞋去舞室已成了习惯,就好像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痛苦吗?蛮痛苦的,因为认识到了自己在喜欢的事物上缺少天赋。哭过多少次呢?也数不清了。艺术殿堂的大门对我紧闭,我只能跪在外面亲吻它冰冷的石阶。

我没有挣扎,没有嚎哭,我不是叛逆的追梦女孩,只是个最平庸的普通人。上天没有赐予我那么深沉的爱意和敢于同现实作对的天资,繁忙的学业与生活将我掩埋,只让你在我心里留下一个小小的、很快就能愈合的伤疤。

但爱从来不是炬火,只是黑夜里一点萤火,它从不妄想与皓月争辉,却永远不会熄灭。

长时间的黑暗中忽然闪现了一点光,2019年的暑假,我又站在舞蹈室的镜子前了。我端详自己,高了,胖了,眼神黯淡了,柔韧度大不及从前,笨拙、迟钝,连灵魂也灰扑扑的;但是有关你的那一块还是干干净净的,跳起舞来眼睛还是清亮的,和我认识你的那一天一样。

这一年我上了几次台。那短暂的几分钟里,我忘记了自己是贴地爬生的离离草,我乘风向上,苦尽甘来,我的血肉凝铸于舞台上,灵魂飘在万里之外。我被脱胎换骨重获新生,我是愤怒的子弹渴望出膛。

是啊,我早就过了纠结自己天赋的年纪了,其实到了现在,哪怕是下晚学的路上,听着歌跳几下就能获得非常简单的快乐。简单、直白、热烈、纯粹,我猜世界上的所有热爱都该是这样的。

所有的跌宕起伏,现在回想起来也很波澜不惊。这一年里与你重逢的故事是非常自然的、不是那么需要大书特书的事情,但我仍然为此感到幸运:很多人在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物上折戟了,我虽不能在你身上耗费我所有的心血和精力,至少我能找到你。

2020年,我依然想翩翩起舞。

(信息学院2019级电商隆思炜)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图片新闻
· 我依然想起舞
· 年味儿
· 图片新闻
· 寄一场瑞雪祈愿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