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财经大学电子版 - 第390期(2018年4月13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桂落随风忽报秋






  小时候最盼的便是天黑,可天总也不黑。“闺女,天黑了阿太给你熬桂花糖吃。”阿太常这样笑眯眯地对我说。但那时的时光,不知被什么缠住了,我苦苦地等,一抬头,却依旧是大红太阳高高挂。
  我不知道阿太为什么那样地爱桂花,就好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吃不腻桂花糖一样。老家的院子不大,树种不了几棵,但全是桂花树。听阿太讲,那几棵桂花树是她与太公结婚时太公为她栽的,岁数比我姥姥还大呢。阿太又讲,这桂花,花虽小,用处大。熬糖、泡茶、入药,样样不含糊,你太公走的那天早上还喝了一大碗我泡的桂花茶。阿太讲起桂花和太公就会微微笑起来,平日里她看上去就像一棵历经岁月的老桂花树,可这一笑,满树的桂花都开了。
  天还没黑的时候阿太有很多要紧事儿要做,所以跟着阿太绝不愁没事可做。阿太的要紧事,头一件便是绣花,我常趴在她腿边,看着这一针下去,绿了叶;那一针下去,黄了花。阿太绣得最好的便是桂花,院子里的桂花开好了她便搬了椅子坐到树下绣,针针线线间只见桂花落满衣襟,我在一旁傻傻地瞅着,分不清孰真孰假。太公走后也不大见她给自己绣了,却总爱帮村里人缝缝补补,顺带用她那响却不失软的嗓音同张妈李婶唠嗑。全村都爱她这手好手艺。
  入了秋要比平日里忙多了,阿太几乎没工夫绣花。别人家入秋是看日历,阿太和我则是看桂花。睡一觉起来,看见院子里的青石板上第一次出现了点点淡黄,就知道秋来了。秋来了是令人欢喜的,因为桂花开了,要开一个秋天,开到满树满地、满院满山都是。院子里的桂树结了花,阿太便大清早地和我一起把新花舀进了箧子里,满满地晒一个早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这团香都收进她的木匣子里。或是用来做糖,或是用来泡茶,或是什么也不用,只是爱。
  天还是黑了,阿太轻轻收起手里的活计,把煤炉子支了起来,燃着,升起淡淡的青烟。一只小铁锅架上了,糖在里头欢快地响着。阿太就坐在那小木椅上,边用长勺一圈圈调着淡金色的糖浆,边笑着看我眼巴巴的样子。熬糖急不得,时候不到,火候不好,熬出来就吃不了,阿太教过我。所以这一小锅糖,也得慢慢熬,一直熬到那月儿挂到院子里的桂枝上,熬到那窗角门缝全都塞满了柔软的糖香,才成。然而我可等不得它凝成琥珀琉璃,一勺舀下去,吹两口气,便倒进嘴里。那滋味,一直甜进心底,满鼻子满嘴都是桂花香。阿太在一旁笑着数落我:“小馋猫,看把你急得!”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桂花糖只有阿太才会做,后来到了城里,同学给我桂花糖吃时,我大吃一惊,直问她是怎么做出来的。那个同学笑着说,当然是买来的呀,哪用得着自己做呢?我看到那糖纸上印的配料除了桂花和糖,居然还有二三十种我不知道的东西。我拆开那颗糖,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好像它上面有什么厉害的魔法。可是它并没有,一点都不厉害,和阿太做的差远了。
  那时候阿太已经走了,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桂花糖了。
  我记得阿太走的时候是秋天,因为我发现青石板上落满了桂花,前一天还没有。或者说,阿太走的时候,我发现入秋了。
  阿太就埋在老家后山上,和太公一起。姥姥让人把院子里的那几棵桂树全移了过去,说是给阿太做做伴。那些树现在要是还在院子里,恐怕都比屋檐高了吧。
  我也离开老家很多年了。城市里的天很容易就黑,黑了再亮,黑着亮着我就这样长大了。
  (财政税务学院 财政学类17-6班 刘书妤)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品味经典的余香
· 图片新闻
· 我 能 说 我 要 说 我 必 须 说
· 桂落随风忽报秋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